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学入门 > 佛学常识 >

死后会怎样?

[佛学常识] 发表时间:2017-06-22 作者:慧净法师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慧净法师:死后会怎样?

  释尊以「生死一如」之语说明生与死有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  无论是谁,他的心中都盼望着明朗快乐的人生,但其人生中有无底的不安与黑暗盘踞着,这便是「死」。

  所有的人,都非一死不可!若老实地凝视这事实时,我们的人生便会陷入黑暗之中,因此平生尽量地忘怀于死,便是我们的心态。

  然而,即使我们能忘记死,而死却不会忘记我们,且会突然袭击我们。

  而正面跟死接手,获得死的解决时,也就能够真正得到明朗快乐的人生。

  首先,人死之后,将成为什么呢?这是一个问题。

死后是有是无

  死后的世界是有是无,答案是在那一边呢?

  常有人说:「并没有所谓死后的世界,死了就没有了,死一次没有死二次的。」果真这是他的真心话吗?并非如此。

  从远处眺望死,而说死不可怕,这正如在动物园眺望笼中的老虎一样,动物园的老虎不会加害自己,因此不会觉得害怕。

  反之,即将真正面临自己的死亡,则犹如在山中突然碰到老虎一样,只一见,便双脚瘫软了。

  「没有死后,因此死并不恐怖」,说这话的人,在迎接临终时,那倔强之气,便顿时一吹而散。

文人学者们临终之相

  平生否定有死后的德国哲学家叔本华(schopenhauer),在其受临终之苦的折磨时,呼叫着「啊!上帝呀!我的上帝。」

  「先生,在你的哲学中也有上帝吗?」看护他的医生这样问。「亲受痛苦的境遇,即使哲学上没有上帝,也束手无策。我病如能痊愈,将从事完全不同的研究。」叔本华临死前曾吐露这样的心声。

  世界性的文学家歌德(goethe)也在死前说:「啊!眼前一片黑暗,给我光明,给我光明。」

  日本自然主义文学的斗士,田山花袋氏在六十六岁死时,诗人岛崎藤村问他临终时的心情,他以微弱之声回答着:「想到一个人孤独而去,真感寂寞。」

  夏目漱石氏因胃溃疡,五十岁即与世长辞,其最后喃喃独语着:「啊!真苦,现在死,真难过。」

火车来迎

  《观无量寿经》云:「以恶业故,应堕地狱,命欲终时,地狱众火,一时俱至。」

  释尊说行恶之人临终时,必有「火车来迎」。临终时,此心之黑暗扩大,看到黑暗的彼处有火焰的车显现而来时,认为「没有死后的世界」那种逞强的心,便会被吹散。并且真正与「狱火来迎」相遇的人,都会有凄厉惊人的惨叫声。

  法国著名的无神论者华帝尔(voltaire),临终时痛苦地挣扎着,最后凝视一处说:「瞧!那边有恶魔要来带我。啊!看到地狱了,好恐怖呀!谁啊!救救我吧!」这样绝叫着死去。

  又日本岐阜县的m青年也因为看到伯父害怕于「狱火来迎」的临终之相,而努力追求佛法

  平生否定死后,更且污蔑诽谤佛法的m青年之伯父,终于患上了不治之病,其临终时是在深夜三时顷:「火来啦!火来啦!很热!很热!把我藏起来!把我藏起来!」惨叫而死。

  m青年从来把「狱火来迎」想成是童话故事,可是在如实目睹可怕的狱火来现之事实后,很清楚的明白佛语之不虚和后生这件大事的可怕。此后他完全变了,开始认真地追求佛法。因为人是有死后的呀!

地狱之苦

  那么死了之后,会成为什么呢?

  释尊说「一切众生,必堕地狱」。即是开示所有的人都有「后生一大事。」

  「后生一大事」是指所有的人「若不念佛往生弥陀净土,则将来必堕地狱,承受极大苦恼」这件大事而言。印光大师说:「不生西方,必堕地狱」。

  唐朝善导大师说:

  一入地狱受长苦始忆人中善知识

  受了地狱之苦,才后悔在人世间时未从善知识之处听闻佛法,但为时已晚。

  然而地狱之长苦,是哪种程度之苦呢?

  曾有弟子请示此事,释尊反问着:「早上、中午、晚上各受一百支枪所刺,骨肉碎裂,那样的苦,汝等以为如何?」弟子回答:「仅仅受一支枪所刺,其苦已难想象。」此时释尊拾起一粒小石头置于掌上而譬喻说:「每日受三百支枪所刺之苦,若譬喻为如此之小石,则真正受地狱之苦,便犹如喜马拉雅雪山之大了。」

  这是怎样也无法想象的大痛苦。

  死的话,必堕地狱,火焰的车是其前兆。

自造自堕

  地狱之苦与火车来迎,都是由于自己的业力所产生之故。古德以偈而言:

  虽无工匠制造火车

  自己制造自己乘往

  唯有后生这件大事的解决,才是付出人生的全部,也非完成不可的事情。

  释尊四十五年间的说法,历代净土高僧的一生,也都是为了开示我们有后生这件大事而不惜劳苦。

  关于后生这件大事的解决,是「信受弥陀救度,专称弥陀佛名,愿生弥陀净土」,今生现在被阿弥陀佛之本愿所救,成为绝对之安心与满足,此外别无。这即是「念佛往生」。

  故「念佛往生」,即是人生生存的唯一目的!

  切莫轻忽火车逼来

  念佛之外别无逃路

精彩推荐